教育
      心理咨询师
      父母成长团体
      EQ训练
当前位置 >> 怀众教育科技 >> 教育 >> 心理咨询师

第18期心理咨询师培训

——欧文•亚龙团体体验圆满结束

两天的亚龙团体体验,让我再次感受到亚龙团体的魅力!


不同于之前的亚龙团体体验课程,本次课程考虑到是18期的第二次培训,学员对心理学、对咨询的了解尚浅,相互间还很陌生。本次的团体,先从互动游戏入手,先给学员营造一种轻松、安全的氛围,引导学员做与自我内在沟通的尝试,再通过1个小时理论讲解,让学员从体验什么是团体,到了解亚龙团体与普通团体的区别。


下午,我们就进入1天半的亚龙团体体验。我们将学员分为体验组(圈内)和观察组(圈外)。当10把椅子摆在圈内并宣布学员可以自愿选择入组体验时,9名学员很自然地坐到了圈内,让我不禁欣喜,一个上午的铺垫很有效果。然而,接下来一个小时的体验似乎差强人意。当1个小时的第一次体验结束,有学员请假离开,有学员默默离场,粗略统计,大概走了6名学员。在接下来的观察组(圈外人)的讨论中,有人反映,这跟日常的社交群体没什么不同。有人觉得,不懂亚龙团体在做什么?有人质疑,这两天课程的目的是什么,只是单纯的呈现亚龙团体就是这样?还是咨询师的培训课程,让我们了解团体中,带领者是如何去带领团体?在这里,似乎没看到带领者有什么作为?甚至有很多圈外人把矛头指向带领者(老师),觉得带领者冷漠。而正是学员的这些疑问,与对老师的评论,让老师有机会澄清亚龙团体的运作。亚龙团体中的带领者,他是隐形人或者半隐形人,只在适当的时机推动小组的进程。


而圈外人对圈内进程缓慢的评价给圈内带来的影响,也在第二场体验中很好的呈现。第二场体验的进程明显加快了。大团体的焦虑在小团体中呈现,而小团体的成员都承担了这些焦虑。成员在圈里开始会发表自己的真实想法,当团体陷入两人交谈的时候,有人会跳出打断,有人会要求不再继续炒冷饭,甚至有成员主动“牺牲”,抛出自己的“案例”。但是成员的“牺牲”,似乎没有得到其他人的认同、同理,反而觉得“受到攻击”,第二场结束时,感觉气氛有点剑拔弩张。

经过一夜的沉淀,第三场体验,跟第二场的有所不同。成员还是急,第二场中,是为想给圈外人呈现完美的案例。而第三场中,更多的是自身的需要,急于表达。在一个成员讲完后,另一个成员急于给予回应。这场中,带领者的动作就比较多了。她会去打断成员,提醒大家,有时候语言只是为了缓解焦虑。在成员有情绪处理的时候,带领者会提醒大家,这时候,我们是不是可以给她一点时间。慢慢的,我们也看到了小组成员的变化。有成员开始提到了自己的感受,而不只是单纯的评价。有成员开始能够让自己感受停留。在第三场的结尾,一小组成员情绪出来了,她哭的很伤心、很难过,然而体验的时间到了,带领者结束了这场体验。

在讨论中,有学员提到了这点,在成员陷入情绪时,因为时间原因,就打断她?程老师回应了这部分的处理:在亚隆团体中,设置是十分严格的,因为面向的是团体,不可能因为某个成员的情绪或突发状况而忽略了团体其他成员。在小组成员有情绪的时候,一般会让其他小组成员给她回应。然而第三场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,没有时间去进行这个过程,带领者直接给回应。这时候的回应是非常重要的,让成员知道,自己的情绪是有得到带领者的理解,然后由于时间原因,她没有机会在团体中继续呈现,但可以自己停留在情绪中,去感受。这里,程老师也向我们介绍2个要点:1、什么是同理心、共情。同理心并非我理解了你的情绪,而更重要的是,我让你知道,我理解了你的情绪。这对咨访关系相当重要。2、对于团体来说,很重要的一点是同上同下。团体治疗不是做个案,只有团体个别成员的陷入,对团体是没有裨益的。只有在团体成员抛出问题后,得到团体其他成员的反馈、共情,才能发挥团体的功效。

第四场的体验,让我们初步体验了同上同下的感觉。用后来圈外成员的话说,这场让人是最舒服的,感觉到了平衡。大多数的成员不再局限于评价,在回应对方时,能够谈到自己的感受,能够将自己的经历呈现给对方参考,整个场变得很有人情味,让人觉得很安全。

四场的体验,3场的讨论,圈外人和圈内人相互影响,呈现了一个团体的进程。由陌生、试探到相互磨合,到最后的和谐共进。这只是团体治疗的一个简单的呈现,其实也是我们人际交往过程的呈现。团体是个微型的社会,在团体中,每个成员所说的话所做的事,都是他的需要,反映了他们日常的行为模式,同时也是团体动力的影响。就像本次体验中,有体验者能够看到其他成员因为追求完美,而让自身陷入纠结中,其实她本身也是追求完美的人。当其他成员将两位成员名字混淆,当中一位成员认识到,其实她们两人身上是有共性的。所有的行为、念头的出现都不是偶然。

本次的体验结束了,但是学员的思考并没有终止,或许在之后的生活中,成员有机会真实的情境中验证在亚隆团体的收获。


学员反馈

余小姐:亚龙团体的体验,让我看清自己的自以为是。自以为在帮助别人,以自己以为好的方式在做事,对方却感觉不到善意,甚至伤害到对方。

朱先生:太快的回应会伤人伤己,这是我最大的收获。亚龙团体也让我在别人的谈话中学习,从别人的回应中获得帮助,在其中,我学到的不是技巧,而且思考。

许小姐:有人说程老师冷漠,我觉得不是这样。程老师一直在照顾圈里人的感受,而且有非常好的控场能力。程老师有两次让我发言,我想她是知道我内部在发生变化,那时的发言也是我需要的。

王小姐:我的转变是从沉默开始(第三场)。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想到程老师说的我们是“用语言去缓解焦虑”,我就想让自己缓一缓。我发现了自己的冷漠、缺乏共情、缺乏敬畏,后续我想尝试着改变。在我抛出自己的问题后,我发现,自己的问题还挺普遍的。每个人处理方式不同,交往方式不同,就有不同的问题,觉得轻松多了。

李小姐:2天的亚龙团体体验,更验证了我之前的认知:事情是普遍存在的,大家都需要经历这些过程。

柳:我发现自己掉入想表达的圈套,只想让自己说,而忽略了他人。总是在控制,让自己去承担某个角色。



圈外人:

茜:第三场的讨论我一直没有说话,是因为当时,我正在感受个人情绪中的沉闷,是什么让我觉得沉闷?突然,我明白了:在自己身上,对互相批评、气氛紧张、强调病人、问题的字眼、急于治病的氛围很不舒服。我喜欢的团队是有空间感、有停顿、有反思的时间。我了解到自己的局限性,同时也接纳自己的这部分,做我自己。

欣:在整个团体进程中,我看到了柳的进步,她由最开始的关注评价事件,逐步的能够表达自己的感受。





浏览量:5534

回到顶部


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隐私权保护
© 2019 厦门市怀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闽ICP备12001886号